蜜蛊森罗

出轨7

我先下楼跑几圈:

这狗血小白味浓得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wwwww

前天PO的章节,今天突然多了一堆热度,反倒昨天PO的没人理。
直到凌晨都是正常状态的几个路人而已,刚刚发现20多,前天的章节今天突然花生了什么事吗……可是……
_(:з」∠)_为什么还是没人跟我说话。撒鼻息。

前文
出轨1-4  出轨5  出轨6

________________

chapter 7

“雨江?雨司刚睡下。瞧你又是这么久没个电话的。”

“妈?这不也没什么事,您知道我想着你们的。雨司怎么了?”

“没……哎。病了。不让跟你说。今天刚出院。”

“病了?出院?怎么了?我现在回去。”


“没事了已经。回来就开始高烧不退。你也真是,怎么没看着弟弟点。发烧了也不知道。又坐了两三个小时车跟那么多人挤着。一直烧着,请了假在家也拼命看书呢。让歇歇也不要。三天前直接起不来床,吓得我,送他去医院挂了两天点滴。”

“他……他没跟我说不舒服啊?”


“他说看你心情不好才没说,自己吃了药以为就小感冒。让我们也都别烦着你。是不是跟小祈……?合不来就散了。找个姑娘过日子多好。”

“您别瞎担心我了。好好照顾雨司。”

“你就不是妈的儿子了?真是。”

“是。早点休息。别让雨司瞎折腾,不就个高考,考差了也没什么。您也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行。那我挂了。看他睡着刚要给他手机调静音你就打进来了。那我去睡了,你别大半夜打啦。”
“嗯,行。”

陈雨江看着还堆在沙发上的被子。这熊孩子。病了也不知道说。
what a big day。陈雨江瘫着叹气。一整天乱七八糟的事一堆,实在静不下心。回去一趟吧。反正明天周末。

爸妈看他大半夜回去又一顿数落。陈雨江讪笑说自己没照顾好弟弟实在不放心。

轻手轻脚进了卧室,探了探陈雨司的额头。烧已经退了。
犹豫了下,愧疚心作祟,没回自己床上,爬上了陈雨司的床。试图给陈雨司安慰。尽管这种安慰有些可笑和不可取。


陈雨司睡得很沉没什么反应,可能生病加上吃了药的缘故。一米二的小床,两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,陈雨江小心翼翼把陈雨司往里抱了抱,腾出一块地儿窝着。抱着陈雨司睡。

第二天被陈雨司的尖叫吵醒的。
“哥?!你怎么在这?”
“病了也不知道说。”陈雨江迷迷糊糊回了句,把陈雨司拉了下来,“再睡会。”
陈雨司很无奈。早晨男性象征很雄壮。
“喂……哥。我答应不对你动手动脚你也别这么挑战我。大早上的给我这么大惊喜投怀送抱的。你当我是柳下惠?”
“嗯?”陈雨江揉了揉眼,清醒了点,“妈说你回来就一直高烧不退。我担心。”
“没事了。”陈雨司贴着他。勃起贴着他的勃起。

陈雨江终于彻底清醒了,坐了起来,紧张看了看门口。锁着。松了口气。

“别闹。”
“哥哥你自己跑我床上闹的。”陈雨司笑得开心。哥哥就算不够关心他,但终究在乎他。
“我就是不放心回来看看。”
陈雨司趁机凑上他的脸。陈雨江躲开了。

“我帮你挑好房子了,过几天考完我来接你去看看。满意就定了。”
“我跟你住。”
“住不住再说,不想住可以租出去。”
“你确定我可以考上?你连我成绩都没关心过呢吧?”
“你不是跟我说没问题吗。我信你。”

“哥。”陈雨司抱着他的脖子,笑得一脸灿烂,“我爱你。”


陈雨江避开他的笑。这些十八岁的少年啊……
“在家呢。你收敛一点。”
“我有分寸。”陈雨司飞快亲了他的脸,下床。
“哥哥这样可就让我没办法遵守答应哥哥的事咯?”陈雨司笑得一脸洋溢,看着陈雨江后退走着。
“你等等。回来。”
“我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。说教等下次说。”陈雨司开心出去洗漱。

两天高考完,陈雨司出了考场就看到陈雨江了,跑了过去,抱上他。
“哥!你来了!”
“怎么样?”
“还行。”
“回家吃个饭就走。你有没有同学要见见道个别?这段时间有点忙。不过夜了。”
“没有。都听你的。”陈雨司傻乐着。

两人回家吃饭,爸妈唠叨着忙还瞎跑什么,他们送雨司过去也一样。陈雨江没搭话,陈雨司只是傻乐着说哥哥想我呗。

“爸妈说要不他们添点直接给你买套三居室的。”
“嗯?”陈雨司还坐在副驾傻乐,“你们都突然这么大方我受宠若惊耶。”

陈雨江憋笑。
“说你将来结婚生小孩也方便。”
陈雨司沉下脸。
“我不结婚。这辈子都不结。”

陈雨江叹气,摸了摸他的头。不说话。现在说什么也是无用。爱啊恨啊的,磨磨总就没了。弟弟不懂。
十八岁的他,甚至二十二岁的他,都不懂。以为祈华就是他的一辈子了。

“我只会跟你结。”陈雨司就像强调什么承诺一样,“如果这辈子不能跟你在一起。那我就不结。男的女的跟谁都不。”
“我是你哥。去哪也结不了。”
“那就不结。”

“我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起可就一直盼着有人叫伯伯。算了。不说这个。资料在抽屉里拿下,两家小区,你看看。一套二手,新旧还行,离学校比较近。直接住。那片新小区就一处,离学校有点远,毛坯,你这个暑假就别消停了。你自己斟酌。”
“去新小区。”
“翻都没翻呢这么干脆?二手那套也挺新。户主在澳洲,几个月回来一趟,没怎么住过。装修挺好。离学校又近。省得折腾。”
“我乐意折腾。给我买还是给你买呢?听我的还是听你的?”
“行……都听你的。”陈雨江无奈,“你手机可是响了好几次了。刚吃饭的时候你就没接了。”

“不用管。”
“追你的小同学?”
“哥,你吃醋啊?还真是。不过哥哥放心喔。我只喜欢你的。”
“接下吧。说不定人想跟你告别而已。”
陈雨司只盯着陈雨江傻乐。
“何必呢,我郑重拒绝过了。不喜欢干嘛还接她电话。”

陈雨江让陈雨司睡屋里,他开始闹着要就一起睡。 夜里陈雨司趴陈雨江身上。
“我不结婚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“你不信。”
“没有。”
“你还当我小孩。”
“你可未满十八周岁呢。”
“下周二就满了。哼,我知道你拿我当小孩。”
“睡吧。大人。我明天还早起。”
“不……我说了哥哥这样把我当柳下惠不行。”陈雨司吻上陈雨江的唇。探舌深入。

“住手……停、停下……我有男朋友了!”
陈雨司停了动作,沉默……
“我跟祈华……和好了。”
“我不信。”陈雨司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。
“我有没有男朋友用不着你信不信。”陈雨江擦了擦嘴,坐起身。

“你是我的。”陈雨司吻着陈雨江的耳垂,伸进陈雨江宽松的睡裤,一下一下抚摸着。
“够、够了!”
“哥哥在骗我。是吗?”陈雨司在他耳边说着。
“没有。”
“你宁愿回到那个人渣身边也不要我?”

陈雨江的下体渐渐抬头,羞耻。
“住手……”

“告诉我为什么?”陈雨司翻身压到他身上,下体磨蹭着陈雨江的勃起,模仿性爱的动作。一手抓着陈雨江一手解陈雨江的衣扣。
陈雨江抬眼就是陈雨司一路望到腹肌的宽大领口。呼吸开始急促。闭上眼。
不行……不行……再下去就糟糕了。

“那个人渣有什么好?嗯?瞧,哥哥不也很喜欢我吗?”
陈雨江挣扎着坐起来,陈雨司脱了自己的上衣,猛地把陈雨江拉回来。
“嘶…”右手磕到床头柜的角,陈雨司痛得吸了口凉气,“ 雨司……放开。”
陈雨司不管不顾强行拉下陈雨江的裤子。

“不放。反正那个人不也跟别人做这种事。哥哥跟我做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陈雨江突然左手握拳结结实实给了陈雨司右脸一拳。
顿时安静。
他第一次打他。竟是这种两人裸着半身的尴尬场景。怎么也没想到。

宠上天的弟弟。真是宠上了天。

陈雨江拉开床头柜的药箱。
“过来。”
“没事。”

陈雨司呆坐着,哥哥打了他。

他知道,自己太过分了。可是……明明不想这样的。

“口腔流血了吧。过来。我不是第一次打人。”

陈雨江曾经是个隐秘的暴力崇拜者,尽可能地找所有不需要理由的架打,几乎参与过学校里所有的群架,抓好时机提前溜没被抓过,也暗地里偷袭所有欺负李微和陈雨司的人。这个看似温良淡漠的乖乖牌熟知打人又狠又不会留下硬伤的诀窍。身边亲近的人只有李微知道。


陈雨司凑过去。


“张嘴。”
陈雨江看了看,不严重,拿药剂喷了喷。把药箱收起来。
“抱歉,是哥让你误会了。我去外面睡。以后别做这种事,对谁都别。”

“我不想的!哥你右手……”
“没事。”陈雨江甩了甩右手,“睡吧。”
“对不起……哥……我又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陈雨江没理他,出去了。

陈雨司悄悄打开门缝,陈雨江揉着右手关节,稍微破皮一片青紫。
明明再三跟自己说不能再像个小孩了的,明明不想这样的。一直做过分的事。跟那个人渣有什么区别呢?

陈雨司抱着被子出去。
“回屋去。”陈雨江躺着,没睁开眼看他。
“冷。”陈雨司把被子给陈雨江盖上,“我知道错了。我没那么想的……提到那个人渣就……你好好睡。”

陈雨司坐着上网一直坐到天亮,做了早餐,叫陈雨江起床。
“学校旁边那套二手的吧,不用看了。哥你定吧。我开学搬过去住。”陈雨司喝着粥,语气尽所能地平淡,哥哥真的要被抢走了不成熟一点不行啊,“哥要是不介意,我就在这多住两天,介意的话我等下就回去。”

“突然想开了?”
“再像个孩子一样闹我就永远被人渣比下去了。”
“还痛吗?”
“痛。痛挺好的。”清醒。

“过完生日再回去吧。”
“其实你是哥哥也挺好的。”陈雨司笑了,笑得开心,“不是的话,我早被赶走了吧。”
“拿你没办法。”陈雨江快速吃完早餐。
“哥,我不挡着你恋爱。你也别把我当小孩。起码你得信我喜欢你。我要公平竞争。”
“公平竞争个鬼啦。”陈雨江没憋住笑。

他信的。弟弟喜欢他。比这更糟糕的事,很多很多。

“反正我会让你信的。”
“我这周都没休假。你自己找点事打发时间。”
“送你上下班吧?”
“你会开车?”
“会。没证。哥你委屈委屈陪我坐地铁。”
“好吧。”陈雨江对于打了弟弟这件事,其实挺过意不去。

陈雨司抓着陈雨江的胳膊跑进地铁,顺势继续揽着。又想到什么。问了句:
“哥,可以吗?”
陈雨江觉得好笑,点头。陈雨司就这么挽着哥哥的手,满足。

每天挤地铁上下班。睡沙发。陈雨江也没觉得不适应。天天看着陈雨司傻乐地在公司门口等他,倒没有任宇一天天接他时的反感。大概因为遇到同事他可以大方介绍,这是我弟。

这天晚高峰的地铁实在太可怕。两人几乎是被后面的人推上车的。挤在一起。陈雨司偷偷亲了下他的脸,冲着他傻笑,贴着陈雨江的耳朵小声说:“别生气。后面的人推的。”
任人怎么看都是对同性情侣,陈雨江有些害怕了。想到陈雨司明天就回去了,也就不去计较了。

“哥。你果然骗我吧?”
“什么?”陈雨江想到明天终于不用上班不用挤地铁,瘫死在沙发,这段时间连轴转,快累趴。
“跟那个人渣和好的事。都快一礼拜了。没见过他。”
“……快和好了。”陈雨江扶额,没想到弟弟送他上下班都这么动机不纯。

真是长大了啊……
“为什么骗我?”
“想让你停下来而已。”陈雨江不看他。

“下次你直接说你不喜欢我讨厌我碰你,别用这么蠢的招。我生气做什么都有可能,你知道我恨那个人渣的。”
恨。不光恨可以形容。凭什么被人这么对待?那是他最喜欢的哥哥啊!

“不会有下次。”
“总会有。哥,你也喜欢我。对吧?”陈雨司堵上他反驳的嘴。深吻,“至少,你不讨厌我碰你。或者说……你现在还只接受我碰你吧。”
陈雨江沉默了几秒。
“你去找他了?”

陈雨司笑了笑,没有愧疚。
“我像个小孩一样爱你你不接受。那我也只能做大人了啊。”

“你——”
陈雨司再次吻上。久久才放开。
“哥哥也喜欢我。真好。你早点告诉我我们不就不用吵了?我不是急着想做的。哥你理解的。对吗?”

陈雨江颓败。事情终究越来越糟糕。
“哥哥的身体真可爱。只能接受我的身体。真好。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哥哥跑掉了。”
“喂……你一个人自说自话也该有个限度。”
“哪里不对了?”
“哪里都不对。”
“哥,你那么久没做的身体会有需要吧?我随时可以帮哥哥喔。也只有我能帮哥哥呢。哎,你的身体对我这么专情,我也只能不负哥哥了。”

“别闹了。”陈雨江把陈雨司推到一边,自己又往沙发边挪了挪。
“为什么不能好好的?我们在一起,没人会知道的。没有。连姐也不告诉。不好吗?”
“不好。”陈雨江抓着自己的手臂,怎么可能会好!

“没人会知道。哥。”
“别这么天真了。”陈雨司扯开话题,“明天上午跟房产经济约好了签约。之后想去哪玩?”

“没人会知道。”陈雨司只看得到陈雨江没有反驳喜欢他的事实,抓着不放。
“雨司。听话。”
“我们这样待在一起。谁会知道呢?”陈雨司抱着他,“不说。没人知道的。我们做了这么多事,没人知道啊,不是吗?”
“都说了不行。你别说了。”
陈雨司温柔吻了他的唇。哥不否认喜欢他了,这就是一大进度,他不强求进一步。暂时不求。

“我今天跟哥哥睡沙发。好吗?”
陈雨江还没开口,陈雨司就急急补充道。
“再过半小时就生日了。想跟哥哥在一起,一整天,就这一天。好吗?我就要回去了。”
“不许碰我。”
“不做爱。我只能答应这个。当然哥哥想做的话我——”
“喂。越纵容越过分啊你。”
“嗯。对。我过分都是哥哥纵容出来的。”陈雨司笑,贴上他的唇。

陈雨江满心纠结,这到底跟在一起有什么区别?
没人会知道?怎么可能!
“礼物在桌底下。自己拿。”

陈雨江这次终于成功转移了话题。陈雨司跳了起来,爬过去从桌底拽出来了一个箱子。
“还有礼物?!我以为……”
“成人礼嘛。我的大人。”
“哥哥真是……故意的吧。”
陈雨司又扑过来陈雨江躲了一下,陈雨司追上去,边吻边含糊着。
“绝对是哥哥故意引诱我的……害我那么喜欢哥哥……”

“别这样。”陈雨江叹气。
“一天,就这一天。别拒绝我。”
“好……吧……”

陈雨江重复道:

“就这一天。”

试图安慰自己。

“喜羊羊……全套DVD……哥!!!你故意的吧?”
“保持童心。嗯。”陈雨江一本正经,表情一点也没有恶作剧的味道。
陈雨司抱上他。
“算了,有哥哥就满足了。”
“拿错了你。那是表哥的宝贝孩子要的,顺手买了,一起带回去,明天送你回去。”
“不要。我要跟你一起。就我们俩。”
“我后天没时间,明天已经是好容易请的假了。最近忙。”
“那就不用管我。我是成年人了。我可以照顾你。”
让弟弟一个人发着烧坐客车回去的事,陈雨江不想再发生第二回,但也无力争执了。

“没有啊。在哪呢?”陈雨司桌底翻半天。
陈雨江凑过去,看陈雨司趴着乱翻的样子忽然意外地觉得可爱,低头亲了下。反应过来有些僵直。
“哥……”陈雨司也石化了。
陈雨江清清嗓子,掩饰尴尬。从箱子里拿出了个小盒子。扔给陈雨司。
“就这一天。” 

“哥……”陈雨司顾不上看,拉住陈雨江死命蹭,“好爱你。”
陈雨司手机响了。拿出来看了下,按了静音。

“不接?”
“哥。我们今天不提别人。好吗?”
“喂?你好。雨司他在。你等下。”陈雨江拿过他的手机,擅自接了递给他。
陈雨司闷闷不乐接过。
“喂?嗯。谢谢。我哥。嗯。嗯。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吧。挂了。嗯。掰。”

“陈小司。注意礼数。人家好歹是个姑娘。”
“你希望我怎么对她礼数?这样?”陈雨司学陈雨江刚刚的样子亲他的样子亲了下他的脸。
“嗯。”
“我!”陈雨司要发火,忍了下来,抱着他,“不提别人,就今天。哥哥你是我的。只能是我的。”
可笑的行为。他只能可笑下去。

陈雨司拆了小盒子,雪佛兰钥匙。惊喜看向陈雨江。
“科迈罗?”
“嗯。”
“哥!”陈雨司抱上他,孩子气的激动。

陈雨江自己都只是一辆科鲁兹在撸。至于为什么给陈雨司科迈罗,因为陈雨司喜欢大黄蜂,他自己倒是对电影电视剧都没什么兴趣。陈雨江没有想太多,只想尽所能地给陈雨司他喜欢的东西。
“回去等成绩。帮你报了驾校,暑假想……想过来就过来。我不是答应跟你在一起,只是……不想看你不开心。还有……”陈雨江顿了顿,“别在一棵树上吊死,不试试怎么知道下一个没有上一个重要。”
把他们曾经说过的——他曾经不屑的话都搬出来了。真是糟糕。

“谁都没有哥哥好,我不用试。”陈雨司不想再争吵,环上他的腰,喃喃道,“而且,你都还没让我吊上呢。哥,没人会知道的。”
“不说这个了。”陈雨江叹气。

第二天陈雨司看到复式毛坯房差点没当着经纪的面啃上陈雨江。签完合同。陈雨司简直恨不得立马跟陈雨江回家躲着亲热一下。
“哥!你果然很爱我嘛!”回到车上陈雨司就凑过去亲他。
“装修钱爸妈要掏,你可得省着点弄。家具电器能不买的先不买,我之后再给你。”
“哥,你这是要全副身家都往我身上砸呢啊?”
“啊?”陈雨江反应过来,好像还真是,没细想太多,反正他收入不低负担得起就全置办了,说得风轻云淡,“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。不给你们给谁。”

“哥。以后你就在家让我养。停。今天别说结婚生子的话题,难得好心情我不要被你搅了。”
“想去哪?寿星同志。”
“我只跟你当同志。我们回家当同志。” 
“你够了哈。注意分寸。” 
“为什么……是兄弟就不行呢?你可以为了那个人出柜挨家里揍几年不回家,就不能跟我在一起?”
“你还小。”
“我是成年人了。”
陈雨司开始沉默。陈雨江提议去哪都不搭腔。
“那回去?”
“嗯。”

一进门陈雨司就抱着陈雨江开始吻。陈雨江皱眉推开他。

“我们不能这样下去。雨司。”
“说好了今天不拒绝我。”
“过了今天呢?你以为我会因为反正都做过了无所谓跟你这样下去?”


“我没这么想。”

陈雨司不想那么远,他只做眼前可以做的事,只要哥哥在身边,什么都可以慢慢来。

“你昨天答应了的。我……我明天以后会征求你同意的。我、我也没要做,哥哥答应前我不会再强来的,上次也没想那么做的就是太生气了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我不是什么都不想的小孩。”

“我们……就算我们做的超过兄弟能做的了,我还是不能不管你。我是你哥。就算你那天真的把我强了,我还是会捧着一两百万贷款给你供房供车,再不好受都还是打从心里觉得对你好这是理所当然没有怨言的事,明白?”

“那又怎样……”他只是想跟哥哥在一起。彼此都没有别人地在一起。


“我跟祈华分手可以各过各的,说起来也就是前男友,完全可以老死不相往来。被知道了顶多也就同性恋,打打骂骂就过去了。你不一样,就算可以瞒一辈子。哪、哪天……我们掰了,你也还是我弟。不一样的。”

“不会的……”

“再怎么老死不相往来,还得回去叫同一个爸妈,逢年过节我们还得串串门,你还得叫上一声哥。憋屈吗?”
“我们……不会分手的。”
“谁知道以后的事呢。前年我还在幻想跟祈华以后老了的生活,去年我还觉得没有祈华的日子真的是快崩溃了。哈,我现在跟我弟搅和不清了。”陈雨江越说越自我厌恶了。烦躁按了按自己的头,想结束话题。抬脚欲回房间,被陈雨司拉住了。

“什么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是你弟,说得好像你就是会被抛弃的那个……明明我才是更喜欢哥哥的人,才担心你不要我啊……可是……就算明知道现在你还是更喜欢那个人渣,就算知道明天你就不让我抱不让我亲,但是今天还可以跟哥哥你在一起就已经很开心了啊!喜欢不就是这样的心情吗……”

陈雨江颓然把自己扔进沙发里,叹气。他跟陈雨司就像两个极端。
他一直认为如果看不到一辈子的希望就没有必要在一起。

他害怕所有不能长久的事。他以为祈华可以单方面契而不舍追他那么久,那他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一辈子了。所以当初跟祈华说,如果明年你还这么想的话……

他以为那样就可以保证一辈子了,没想到真的只得了一年的保障。

可他不能说如果下辈子你还这么想的话再来跟我说。

弟弟却说就算只有今天也还是想要在一起。
人并不能在等待里过活。
等待什么也保证不了。谁又能给谁保证得了什么?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吧。

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会一刻不停地转下去。等待谁来给你保证,不如自己认真地活到死的那一天。    

承诺。多么抽象飘渺又空虚无力的词。


_____________
感谢忍受到这里XD

能力不足。我先去切个腹再回来推倒哥哥T^T

后续
出轨8